Lester Lee – Chinese/English translator and freelance writer

This blog will host articles and other works authored by me in various fields – poetry, philosophy, science, history, politics, current affairs, music – and anything else which seizes my attention and imagination!

大小適口

《夢雨軒隨筆》

大小適口

 

向某雜誌投稿,喜見刊登,字字俱在,但段落改動,平均每段不超過兩三句。

刪改稿件,是老編的特權。錯字改正,作者不知有多感激。但有時改得令人不服氣。

我說「老編」得小心。時光荏苒,轉眼人到中年,年紀比許多少年英發編輯長了一大截。

自以為年紀不算老,但早年學來的一套,下一代的根本不理會。於是不得不承認受時代淘汰。

說得好聽一點,借用電影術語,是「淡出」了。

生性愚鈍,但還不至於完全沒有時代觸覺。

二三十年前,已發覺不少作家走在時代尖端,採用超短句短段法。

看有些「才女」、「才子」寫的專欄,每段半行,超過七八字的句子甚少。

頗有騙稿費之嫌。

誠然,短句比長句好,特別是中文受劣譯影響的今天,短句至少好懂。

但也不能一概而論。句子長短應配合節奏、氣勢;可短則短,應長則長。

句子如此,段落亦然。

小兒對語,不會大論長篇。雄辯滔滔,或情話綿綿,卻不能斬截得支離破碎。

好文章兼句法章法。整部書半行一段,有啥章法可言?

個人有此想法,於是有所堅持。

堅持長短合度。

問題是不合時興的尺度。

時興的尺度是短小的,是否精悍作別論。

短小得「適口」,不勞讀者切割,一箸一口。至於是否耐咀嚼,都甭管了。

據說,這編輯方針是有心理學研究和市場調查作據的。

據說,時代越來越複雜,人的精神集中能力越來越短。

目前,對一個題目,專注的極限,似乎是一則電視廣告播映的時間。最多廿秒鐘。

報章讀者最廣,最能反映代,是短句短段的始作俑者。

漸漸,其他文體都受其影響。

不禁想到,即如錢鍾書的鴻文,落在新派老編剪刀下,不知會肢解成什麼樣子。

有人會說,不合時宜就得努力趨新,空怨無益。

所以這篇東西的尺寸倣時興標準,句段刻意求短,不知效果如何。

私下的感覺則是雞零狗碎,沙石紛披。

像便秘時下的糞蛋。

Droppings from a constipated mind

 

 

June 15, 2008 - Posted by | Chinese essays 散文

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