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ster Lee – Chinese/English translator and freelance writer

This blog will host articles and other works authored by me in various fields – poetry, philosophy, science, history, politics, current affairs, music – and anything else which seizes my attention and imagination!

造化安可恆

《夢雨軒隨筆》

 

造化安可恆 - 變常的夢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社會、時代的轉變勢成脫韁之馬。「五十年不變」固然是絕對違反常識的渾話,但因能針對人們對變的恐懼心理,也就其計得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變是事實,常只是主觀願望。滄海桑田,眉頭鬢上,到處都是變化的痕跡。古今中外的詩人大都嚮往永恆。「但願人長久」,道出世人的一般期望;「安得長繩將日繫」,可真到了絕望狂狷的邊緣了。蒲伯祈求上蒼消滅時空為情人造福;丹尼生理想中的蓮鄉永遠都是晌午時分。史家、哲學家亦多慨嘆今不如古。偶爾出現樂觀進步論者,總予人以天真、膚淺之感。

 

    對於一般人,尤其是精力日衰的中老年人,變化意味失去、失落、每下愈況。志士、革命家固然積極求變;對苦海中人,任何改變都可能是解脫,甚至死亡亦有人甘之如飴。但這也是相對的說法。老去的叛徒往往變得保守反動;絕望者一旦有了轉機,便會跟其他人一樣對生命中可貴的東西有所執著,唯恐有失。

 

    人類天生害怕變化,終生棲棲皇皇,思想行為多與抵抗這種恐懼有關。從普通人至思想家、科學家、藝術家,莫不企圖超越亂象和變化,尋求秩序和安庇之所。

 

    先說哲學。易經是研究變化的典籍。易一名而含三義:「易也、變易也、不易也」。所謂「不易」,便是關於變易的不變之道。《易傳》說易理有天道、人道、地道。所謂「道」,即宇宙萬象的不變原理。道家的「道」與易經的道不同,道家的「道」意指本源:「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天生萬物」。意義雖有別,變中求不變之意圖則一。常言「動中求靜」、「萬變不離其宗」、「以不變應萬變」、「處變不驚」,都是思想、心理、行為上抗禦恐變感的反映。

 

    變的魔影亦籠罩西方。古希臘哲學家Heraclitus氏提出宇宙恆變論,宣稱衝突為萬物之母,和平、秩序乃死亡之兆。同期諸子多持相反論調。Parmenides認為萬殊歸一,宇宙本體一成不變。柏拉圖亦認為變幻無端的物質世界純為假象,真實的世界是理念世界,永恆不變。亞里士多德認為變有四種,即質變、量變、運動、生滅消長,從中可見變化與時間、空間的密切關係。中古時代的歐洲人堅信上帝是宇宙的第一因和世界、人類的主宰,所以能在變中見常,世界觀富於秩序感。文藝復興以後思想大解放,巴斯葛強調變化是生機,人類活動即是靜中求變。後來的黑格爾,更創出正反合矛盾統一循環論,給衝突鬥爭賦與形而上的基礎。這是西方哲學家對變化由抗拒到接受的過程。

 

       科學研究事物及事物變化的關係,試圖在亂雜無章的變象中尋求變化的規律。科學家假定宇宙齊一,假定事物變化有一定的普遍關係。這純是信仰,是否正確無法驗證。在古典物理學家眼中,宇宙是一部大機器,運作井然,可用牛頓式定律給與圓滿解釋和正確預測。數學是處理數量關係的工具,而微積分學更是為了微量變化的研究而發明的。本世紀初,愛因斯坦發明相對論,對時空性質以及質量、能量、光速、引力、加速方面的關係給與革命性產的解釋,但愛氏的宇宙基本上還是一部機器,因為他認定「神不擲骰子」,而光速更是宇宙中永恆不變的東西。後來,隨著量子力學的發展,物理學家終於被逼接受原子世界中事態無法絕對測準、只能以統計律處理的事實。至於生物學和社會科學,由於研究對象是更複雜的系統,變數更多,事態更測不準。

 

    哲學、科學基於理性。藝術屬於感性的範疇,有其獨特的邏輯與真理。在建立秩序、追求完美方面來說,藝術家顯然比哲學家、科學家更成功,因為竟能根據主觀標準自創和諧與永恆,超越人類對混亂、無常的原始恐懼。所以成功的藝術家應該是最幸運的,小提琴家曼奴軒就曾說過一生有幸不斷創造天堂的話。

 

    至於一般人,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擺脫無常的夢魘呢?有人感時傷逝,鬱鬱以終。有人及時行樂,亦有自我放逐、醒生夢死者。比較健康的人生哲學是隨遇而安,達觀應變。「芳林新葉催殘葉,流水前波讓後波」,從變化中可見生機,無變化何來進步?「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」,變通是學問,也是智慧。

 

    這年頭有不少西方人向東方取經,東方智者指導人過心靈生活,教人如何攫抱每一瞬間的真實,超越時空變化的魔障。佛家認為世事無常,心理意識界亦變幻不定,只有到了完全寂滅的「涅槃」境界才有永恆可言。人皆有欲望,所追求的純屬虛幻無常的東西,種種痛苦皆由此起。解脫之道在破除我執,達到五蘊皆空的「無我」之境。是耶?非耶?變常之為宇宙人生大謎,殆無疑問。

May 22, 2008 - Posted by | Chinese essays 散文

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